“魯班故里在滕州”――訪國家圖書館 名譽館長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4月的北京,春光明媚,柳綠花紅。因需要解決魯班研究中遇到的一些重大問題,于是記者在中國墨子學會秘書長李廣星先生的帶領下,專程趕赴北京當面向國家圖書館名譽館長、國學大師任繼愈先生請教。
  在4月15日這天拜見任老,是記者特意選定的。因為這天是任老的九十大壽。借此機會拜壽,既能送上誠摯的祝福,又能面對面地聆聽任老的教誨,可謂兩全其美。盡管事先與任老約定好,可我們心里依然“砰砰”跳個不停。任老畢竟是“國寶級”的國學泰斗,當年毛澤東主席評價他“鳳毛麟角,人才難得”呢!
  上午9時,我們如約趕到北京三里河南沙溝小區任老的寓所。早已在家等候的任老親自為我們開門。眼前的任老滿頭銀發,臉龐紅潤,精神矍鑠,舉手投足間充滿了一種大儒之氣。說明來意后,我們先為任老拜壽。經他同意,我們把事先精心制作的“魯班墨子故里――160萬滕州人民恭祝任老福如東海壽比南山”的大紅橫幅,懸掛在任老偌大的書櫥上,并轉達了滕州市黨政主要領導對任老的親切問候和美好祝福,簡要匯報了滕州近年來日新月異的可喜變化,感謝任老為考證魯班故里在滕州付出的辛勞。任老滿面笑容,一再叮囑我們向滕州市的領導和全市人民問好。
  會談的氣氛十分融洽,任老平易近人、和藹可親的風范,讓我們全沒了起初拘謹的感覺。當記者懇請任老介紹一下墨子和魯班的關系時,任老興致勃勃、如數家珍似地娓娓道來。
  “墨子和魯班是分不開的。肯定了墨子故里在滕州,魯班的故里自然也就明確了。墨子的故里,是我們花了很多的精力和時間,經過了多方證明,從文獻上、從調查上、甚至從考古上才認定下來的。既然墨子的點(故里)定下來了,魯班這個點(故里)也就自然而然地定下來了。”
  “在研究墨子里籍的同時,我發現墨子與魯班不僅是好朋友,而且還是地地道道的老鄉。他們是都是滕州人,其故里都在滕州市。今之滕州市古為‘三國五邑’之地,春秋戰國之際曾為魯國附庸,除了史書記載墨子與公輸般的一些交往之外,從魯班的身世、生活的時代背景和地理環境、滕州的古地名史志資料和考古文物、魯班的發明創造與滕州古代的科技成果、民間傳說,當地保留的一些遺跡,墨子與魯班的關系等等多方面綜合分析論證可以得出結論,滕州為魯班故里。在前幾屆墨學國際研討會上,我曾提出‘魯班故里在滕州’的觀點,得到與會多數學者的支持,并建議滕州市委、市政府在搞好墨子紀念館(墨子國際研究中心)的同時,籌建魯班紀念館。”
  “魯班與墨子同輩同時,也基本上同專業。公輸般(魯班)的工程機械技術在當時已很著名,他是一個純技術型的工程師,善于帶徒弟而不善于著書,他對抽象思維、國家政治、社會民生不甚關心。而墨子除技術外,還關心抽象理論。這兩位偉人在后人的心目中留下了不同的形象,墨子是中國的科學圣人,公輸般成為后代工匠共同尊奉的祖師爺。千百年來民間信仰的行業神中,魯班是木瓦石匠、木雕業、制車業、建筑業共同奉祀的行業神。今天國家建筑業所設的最高獎為‘魯班獎’。滕州一地有墨子、魯班兩位偉人,足以為地方文化添光彩。”
  當記者問到目前在大力提倡“依靠科技進步,堅持自主創新,建設創新型國家”的新形勢下,開展魯班研究、弘揚魯班精神有什么樣的現實意義時,任老說:“墨子與魯班都是科學發明家,都是平民圣人,尤其是魯班在人民的心目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在科學技術飛速發展的今天,研究他們的思想,弘揚他們的學說,紀念他們的人格,意義太重大了。隨著社會的發展、科技的進步,科教興國顯得尤為重要。特別是理論和實踐相結合,是將來發展的方向。‘神六’和將來的‘神七’,就是高度理論和尖端技術的結合。從原理上講,我們的載人航天器應該早已上天了,但這么多年為什么就上不去呢?原因主要就是技術沒有跟上。未來的進步必須大力依靠科學技術的發展,必須堅持動手和動腦相結合。這一點,墨子和魯班走在了前面。科學不是光靠理論、靠推算,還要依靠具體實踐。理論和實踐不能分離,必須提倡勇于實踐,勇于探索,勇于創新。魯班文化是一種發明創造的文化,魯班精神是中華民族的自主創新精神。開展魯班研究,對于加快創新型國家建設步伐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和任老這樣的國學大師促膝而談,是件十分榮幸的事,有如沐春風之感。尤其是任老波瀾不驚的言語里所蘊涵的哲理,往往令人醍醐灌頂。記者聆聽教誨,無限感慨,當即表示作為魯班故里的主流媒體有責任、有義務光大魯班的科技思想和自主創新精神,進一步弘揚和傳承悠久的歷史文化,為揭開魯班研究新篇章、全面提升滕州的核心競爭力做出新貢獻。任老聽后,連聲說:“好!好!好!認識上去了,這項工作(魯班研究)就一定能做好。”
  當記者懇請任老通過《滕州日報》對魯班故里的人民說幾句話時,他語重心長地說:“科技的祖先是魯班、是墨子,而且都在你們滕州。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可以建個科技館,讓學生們多動動手,想辦法組織學生多思考、多創新,將現實與古代聯系起來。同時,要大力發展初級教育,把基礎教育打牢夯實,不要單純追求升學率,不要認為升學率高就是學校辦得好。關鍵要看學生將來就業以后,社會對他的評價,這是唯一的評價尺度。要當個工人像工人,當個好工人也是功勞嘛!要讓學生們熟悉中國歷史,結合當前開展的‘八榮八恥’教育活動,教育學生為人誠懇、誠實、誠信,做好人。無論干什么工作,只要做好就是成功。”
  在整整55分鐘的時間里,任老始終腰板挺直,雙腳合攏,雙手置膝,顯出從容不迫的大家氣度。考慮到任老年事已高,記者不忍過多打擾。記者轉告任老,滕州市領導高度重視魯班研究工作,成立了專門領導機構,并計劃修復現存的魯班橋、班母廟,恢復魯班廟會。任老欣慰地說:“這是恢復歷史本來面貌嘛!一個地方只有經濟上去了,才可以談開展這些研究工作。經濟上不去,這些都談不上。你們成立魯班研究會,我可以當顧問嘛!”
  和任老交談是一種幸福的享受,作為采訪者、交流者、聆聽者、受益者,記者無以言表心中的敬意。臨別時,記者向這位博學睿智的高人深深地鞠了一躬。最后,任老欣然為《滕州日報》題詞:“鍥而不舍,金石可鏤”。

(來源:滕州日報  )  

上一篇:魯班紀念館
下一篇:魯班生平掠影
零点棋牌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