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班里籍考說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魯班,歷史文獻記載是魯國人,學者考證是小邾國人,圍繞這個古今學者關注的課題,當代學者提出魯班又是滕州人。其理論依據是:古代小邾是魯國的附庸國,即今天的滕州市,因此說魯班是滕州人。

一、文獻記載魯班

史載魯班原本姓“公輸”,名“般”、“盤”,春秋末戰國初期小邾國人。學者考證,魯班約生于周敬王十三年(公元前507年),卒于周貞王二十五年(公元前444年)。公輸般帶領魯國工匠班的住地叫“魯匠班”,也就是后世所說的“魯家匠人班”,因此又稱領班的公輸般叫“魯班”。《孟子·離婁篇》里說,“離婁之明,公輸子之巧,不以規矩,不以成方圓”。鑒于此,歷代文人稱魯班“公輸子”,木、石、瓦等工匠稱為“祖師”。鐵匠的祖師本來敬的是老君,而四大角匠則又同尊魯班“祖師爺”。滕州古為“三國五邑”之地,這里人既稱他“公輸子”,又世世代代叫他“魯班爺”。

魯班是人們十分熟知的歷史人物,在滕州幾乎是家喻戶曉,老幼婦孺皆知。當年孔子周游列國,各諸侯國稱孔子叫“魯叟”(魯國的圣人、老者)。公輸般不論到哪里,各國也稱他叫“魯班”。市區內火車站廣場有座墨子銅像,是依據《墨子·公輸》篇“止楚攻宋”所鑄建。學者考證說,楚惠王四十至五十年間(公元前449~前439年),墨子得知公輸般為楚國造云梯,一向主張“兼愛”、“非攻”的墨子心急如焚,他腳穿草鞋,肩背衣食,日夜兼程十天十夜,才趕到數千里以外的楚國。魯班在楚都“郢”(音“影”,今湖北江陵市西南),為“止楚攻宋”勸說魯班不要造云梯。墨子當著楚惠王與魯班演習攻守戰術,九次(多次)演練拼殺后,墨子抓住戰機,屢屢戰勝對手,從而制止了一場血流千里的跨國戰爭。學者還考證說,魯班剛到楚國,楚國工匠哪里能服氣,竟找上門來比試高低,弗料本領不佳當場出丑,遂留下“班門弄斧”的笑柄,后來成為成語典故。唐代文學家柳宗元說:“操斧于班,郢之門,欺強顏耳!”滕州方言俚語說:“魯班門前弄大斧,孔子門前賣經書”。公輸子魯班在當地世代倍受尊敬,人們總是愛與孔子相提并論,至今農村建房還有楹聯寫道:“安門請到公輸子,立戶聘來姜太公。”除了請到魯國的匠圣公輸子,而且還聘來齊國太公姜子牙。山東古為齊魯大國,齊魯文化燦若星河,光耀千秋。

古籍《述異志》里記載,魯班刻制過石質的古代《九州地圖》。歷代文獻記載,魯班和墨子都發明過“木鳶”。木鳶是古代中國最早發明的飛翔器,木鳶凌空飛翔,竟三日不下。小邾國是古代“中國飛天夢”的發祥地,也是魯班、墨子二位“圣人”的故鄉。當代稱魯班“中國古代科技發明之父”,稱墨子“中國古代的科技圣人”,還稱同兩位是“中國古代器械發明的工程師”。魯班的發明創造難以數計,諸如云梯、鉤拒、石碾、石磨等等。有人還考證說,竟連平時用的鐵鏟,也是魯班的一項發明。魯班造福天下,惠及子孫后代,天下哪里不想擁有這樣的圣人?這樣的能工巧匠?正因為于此,天南地北,四海九州,便紛紛為魯班建祠立廟,異口同聲地說魯班是自己家鄉人。

2001年,滕州史志學者李廣星再版《滕州史話》,國家圖書館館長任繼愈在《前言》里提出:“魯班故里在滕州”。還從不同的社會歷史層面進行闡述考論,并為滕州寫下“魯班故里”題詞。再版書里,還有著作者的論文《工匠祖師魯班》問世。

二、關于魯班故里

魯班故里究竟在哪里?除了“魯班故里在滕州”之說外,還有專家學者的諸多考證,而滕州的考證依據還有四條:

第一,是磨坑說。滕州有“磨坑”古遺址,在縣城東部的吉山以東,今名有“磨坑村”。在這里世代祖居的老石匠說,這是祖師爺公輸子開采沙石巖石磨的“古磨坑”,坑里盡是制磨的特好石料。每年的正月初五,凡是在這里采石制磨的石匠,都來上供磕頭敬奉祖師爺。磨坑采石制磨的輝煌歷史持續了兩千多年,直到民國年間因石料缺乏才停止開采。山里人世代講究靠山吃山,這里遠近青山連綿,到處都有開山才石的地方,守著青山不能沒飯吃,祖師爺傳授的手藝更不能丟,后來才改為打制青石磨盤及建房用石料。到建國以后,磨坑老石匠來城里鄉間鍛磨,為了顯示自己是公輸子的傳人,展示自己的高超手藝,鐵錘擊攢上下飛舞,鋼攢鑿石火花四濺,公輸子的傳人本領高超,的確技藝非凡,被譽為“磨坑石匠”。磨坑石匠還十分自信地宣講,祖師爺家就住在漷河北岸崗上公輸村。凡是上了年紀的本地人,大都還記得這段往事。

第二,是龍山說。滕州北有“靈山”,又名“龍山”,山上盡是花崗巖石,是打制石碾的絕佳材料。明、清時代漫山“奇石”嶙峋各異,令人稱奇叫絕,被譽為“古滕八景”之一;山坡上道、佛、儒三教廟宇星羅棋布,景物鐘靈奇秀,使人心曠神怡。縣志記載,靈山之陽處古有“鳳凰臺”。這里的老石匠說,是公輸子帶工匠上山采石的休憩地,也是后來祖師爺駕彩鳳升仙的古臺。山前有世傳已久的古代“百家石”地名,后來又俗稱“牤牛石坡”,是采石工匠安營扎寨的住處。自龍山往南50里還有“落鳳山”,恰好與鳳凰臺南北遙遙向望。龍山石匠出身開山采石世家,技高一籌非同一般。20世紀60年代,這里采制的花崗巖石電線桿長達10米,遍布全縣山區、平原、湖區及周邊各縣,被譽為“龍山一絕”。用巖石代替木料做線桿,解決了當年的木材匱乏,為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做出貢獻。全省在滕縣召開有線廣播現場會,還贏得了“滕縣首創”的殊榮。世人不會忘記這段歷史,龍山人更是由衷的感謝公輸子祖師爺。

第三,是魯寨說。滕州西北3里古有工匠住地“魯家班”,后名“魯家寨”,這是一處古老的村鎮。這里南近商代的蕃都2里,東南距春秋時期的郳城(后名“小邾城”)4里。據地方史志記載,這一帶多是明初山西洪洞縣遷滕移民。查20世紀90年代《滕州市城郊鄉志》,內載《魯氏族譜》:“始祖名字不詳,明季(代)盜寇蜂起,嘯聚山林,橫行劫掠。鄉民舉行團練,推始祖為一鄉首領,扎木柵作寨,外掘深溝,周二里許……始稱魯家寨焉。”由此可見,此前不叫魯家寨。鄉志還特加括號注明:“(由此推斷,明季此村已不是小村,原村名與建村年代待考。)清嘉慶十八年(1813年)《滕縣村莊表》載列“魯家寨”。今稱魯寨,分魯東、魯西兩個行政村,1990年改稱魯寨東街、魯寨西街。”舊時魯家寨村南有便捷施工的魯班橋,村里有方便工匠生活的古石碾,村北土崗上舊有“魯班祠”殘廟,學者對此考證已有論文發表,在此不再冗贅。

第四,是韓橋說。魯家寨西南一里有韓橋村,該村“李氏祖塋墓志”記載:“李公于(元代)至元五年(公元1339年)正月二十五日以疾,終于二月初一日,葬于滕西‘合娘橋’北祖塋。”這里是元代以前的古村,村莊因“合娘橋”而得名。“合娘者,何許人也?乃公輸子夫人也。”后世又稱公輸子魯班的夫人叫“班妻”,橋因“合娘”而得名。合娘曾協助丈夫及工匠合力修橋,她勞作十分辛苦,鼓皮囊吹風燒水做飯,為工匠搭建工棚。工匠們非常感謝這位勤勞的“師母”,黎民百姓非常感激這位賢惠的女性,石拱橋建成后名“合娘橋”。魯班橋在東,合娘橋在西,此后還稱魯、韓二村橋為“夫妻橋”。

舊時滕州廟宇眾多,遍布城鄉各地,最古老的廟宇當數“伏羲廟”,又稱“人祖廟”,當地還叫“爺娘廟”。伏羲廟建在“染山”之前,染山后名叫“鳧山”。縣志記載說,“伏羲廟始建無考”。“魯班祠”最早建在魯家班古址的后崗上,班母奶奶廟最初建在龍山前,今名龍山村,是龍陽鎮的一個行政村。當地稱呼的奶奶廟,有觀音奶奶廟,泰山奶奶廟,魯班奶奶廟。當地的娘娘廟有送子娘娘廟。古石橋的名稱各異,唯獨這里名叫“合娘橋”。

魯班后來發明木風箱,代替了皮囊鼓風。班妻發明了能移動的工棚,還有晴雨兩用“傘”。魯班的發明創造不可勝數,多載之古代文獻。明代人午榮撰著有《魯班經匠家鏡》,又稱《魯班經》,書中載有魯班生平事跡。《魯班仙師源流》里記載,魯班的父親名公輸賢,母親吳氏,但沒有提及夫人的姓名。在《論語》書里,孔子曾提到過的“互鄉”,后名“合鄉”,合鄉在小邾國境內,到漢代才始見文獻記載,今為滕州市東部一帶。合娘是合鄉人,她與丈夫都出生在一國。合娘橋后來演變為韓梁橋,清嘉慶年間《滕縣村莊表》載稱“韓梁橋”,后稱韓橋,1990年改稱韓橋街。筆者認為上述依據是可信的,除非再有新證據發現。

魯班故里鮮為人知:在小邾國漷(音“括”)水上游“奮(古讀“崗” 音)上”公輸村。文獻記載的“漷水”后名“漷河”。“春秋三傳”是《左傳》、《公羊傳》、《谷梁傳》。文獻有魯襄公十九年(公元前554年)“取邾田自漷水” 的記載。“漷水”之名最早出現在《尚書》里,但沒注明名稱的起源。魯國趁小邾國突發洪災侵占邾田,是歷史上影響甚大的搶占事件,今已成為鮮為人知的歷史話題。直到清乾隆年間(公元1736~1795年),滕縣舉人王特選還寫詩爭論:“道元經注最分明,魯取邾田一水爭。家在郎西漷河北,此身要算魯諸生。”北魏時,地理學家酈道元在《水經注》里曾著述其事。王特選家在荊河以北,在古鎮郁郎之西的古蓋村(今濱湖鎮蓋村),漷水瀉洪奪占荊河成了漷水,若按魯國“以河為界”的搶劫邏輯而推論,王特選也該是魯國的讀書儒生了。當年小邾國北半部的土地竟被強占,更何況一介平民布衣魯班?這樁“名正言順”的大國侵略小國行為,紙墨官司一直打了兩千多年,公輸村也理所當然地被劃為魯國版圖,文獻記載怎能不說魯班是魯國人?這就是所謂封建社會的史實?《禮記·檀弓》記載,季康子的母親死后,公輸班主張用“機封”下葬,卻遭到魯國達官顯貴的反對。兩千多年后的魯國故都曲阜,從未建過魯班祠廟,而平民百姓仍舊熱愛魯班。當代學者考證《齊乘》,書中載有戰國時的“公村”,考證的結果是在今滕州市之北。上世紀50年代文字改革,出現了被簡化的“奮”(音“憤”)字,自此古地名專用字為同音字所取代,諸如滕縣的“奮頭公社”、姜屯公社的“十里奮村”、城關鎮的“奮子村”等等,則一律用改為“崗”字。僅存的考古地名被命為“崗上遺址”,古舊地名的變更,也給查尋故址帶來一定難度。

文獻記載的“奮上”俗稱“崗子”。這里古有“梁水”,又名“南梁水”,其后名“荊河”。元、明時代,山洪再次暴發,漷水再次泛濫,再度沖垮堤壩改道“漷水奪荊”,原始地貌破壞殆盡,公輸村因此不知遷往何地?這里原有“禿尾巴老李”的傳說,梗概內容是老李給母親上墳,墳地就在東郭鎮內小塢溝村南沙崗上。少年時代的魯班,最愛聽母親講禿尾巴老李的故事,最愛做編蟈蟈(“蚰子”)籠子的事,兒童們每當編蚰子籠,人們就聯想到發明籠子的公輸般。這里多是丘陵地帶,北部地勢高可避洪水,后有村莊“公家堂門”,世傳來自公輸村,今東郭鎮有大堂門、小堂門兩個行政村。據傳公輸般后人由復姓“公輸”簡化為單姓“公”氏,目前尚待文獻、譜牒資料得以佐證。公輸村今已無跡可尋,到處盡是一望無際的農田。此外,滕州南部今有軒轅村,村內有公姓居民,村外建有公家橋,這里“公”姓原本是復姓“公孫”,是公孫氏軒轅黃帝的后裔。

三、古國舊縣城遷移

滕州有7300多年的北辛文化,“滕”是46000多年的歷史古國,當代滕州市內的蕃陽街,是4000多年前夏代的“蕃”地,是子姓“契”誕生的地方。契輔助大禹治水有功,被封于蕃地建城史稱“蕃邑”,契建立商王朝后又稱“蕃都”。《滕縣志》記載的“蕃陽八景”(即“古滕八景”)起源于此。商代,古氏族陸渾戎遷蕃都之東建地方國名“兒”;西周時,顏友在兒建諸侯國名“郳”;春秋戰國時,這里又名“倪”國,同稱小邾國,以上三字古音均讀“移”,今讀“尼”音。春秋戰國時,這里已是商貿活躍、科技發達的繁華城市,公輸般自故里西遷在二城近郊安家落戶,帶領工匠創家立業,能工巧匠之名始播揚天下,精湛技藝盛名遂享譽四海九州。

古國舊縣城的遷移。唐元和十二年(公元817年),古國舊縣因地勢低洼東移二里另建新城,即后世的滕州市舊城。后經歷代不斷修建,清代已成為屈指可數的歷史名城。唐、宋時,始在城東建龍泉塔,傳說鑄造塔剎時“仙師”來此指點。宋大觀年間(公元1107~1110年),始在城里建立文廟(孔子廟),這里又有一段美好的傳說。明天啟年間(公元1621~1627年),知縣李自蕃主持,相金榮、李應龍施工,按照曲阜孔廟圖紙重建大成殿,又“祖師”曾再次有光臨。清乾隆年間,縣城內北門里街建造鐵牌坊,“祖師爺”再度駕臨口授言傳,且有“土圍脖子”之說被傳得沸沸揚揚。滕縣人對魯班寄予無限的情愛,在當地人的心目中竟成了活神仙。

民間說魯班是位睿智慈祥的老者。他目光炯炯,步履穩健,冬著皂青(黑色)長袍,夏穿毛翠色衣裳,手持二尺竿子,腳登山地老鏟鞋,肩背鼓鼓囊囊的捎馬子(褡褳),內裝有規(元規)、矩(角尺)什物,往來于靈山南北建房立廟工地,步行到漷河兩岸河橋現場,縣城西北“魯橋”有他建橋的足跡,清《泗水縣志》里還記載有他建的“魯班橋”。不知書何年何代,在漷河中游上建造石拱橋,合攏時曾因設計出現誤差,慌忙搬來魯班打制的石墩試裝,恰巧嚴絲合縫,漷河石拱橋才得以“合攏”,此后又叫“合龍門”。舊時建橋“合龍門”儀式非常隆重,無外乎燒香上供祭拜,合龍門的習俗又一直延續到今天。

魯班雖已與世長辭,但他的精神卻永遠活在家鄉人們心中。然而,傳說雖然不是信史,但畢竟又有一定的內在聯系。民間說魯班死后葬在靈山,工匠說仙逝駕彩鳳云游九州。還有民歌唱道:“古來有座趙州橋,一夜修成是魯班。”而史學家的考證是:“趙州橋”又名“安濟橋”,位于河北趙縣城南洨(音“淆”)河上,是中國現存的古代大石拱橋,始建于隋開皇大業年間(公元590~608年),建橋工匠師是李春,但誰能說他不是魯班的的傳人?

改革開放,百廢俱興。國家設立“魯班獎”弘揚魯班文化,繼承發揚魯班精神。魯班文化是人類共有的歷史財富,必將造福于當今與后世,造福于世界全人類。去年,航天英雄楊利偉來訪“科圣”故鄉,滕州人民熱情地接待了“神舟5號”英雄。航天使者的光臨,給滕州帶來極大的鼓舞和鞭策,就是這位航天英雄率先圓了古代人的飛天夢。而今,靈山依舊蒼翠,漷水千古長流,魯班永遠留在滕州人民心中。人們每當路經北留公路漷河大橋,總要凝神觀望淙淙西流的漷水,注目觀看大橋上方的“漷河”路標,駐足尋覓東北方向眾多的沙土崗子,用祈求的眼神去尋找魯班故里,然而公輸村已消失在茫茫田野中……

筆者再三地思考:任繼愈先生一向治學嚴謹,考證與著述等身,之所以定論“魯班故里在滕州”,是因為無不存在大量的史實依據。眾學者認定“魯班故里在滕州”,除了文獻還存有眾多的遺址、遺跡。因此,從大范圍上說,魯班是魯國人;從小范圍上講,魯班是滕州人。東郭鎮境內有魯班的故里,魯寨是魯班的第二故鄉。而里籍考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弘揚魯班文化,學習魯班精神,共同構建和諧社會,致力造福于全人類。考說當與否?期待大家評說。

下一篇:魯 班 考 論
零点棋牌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