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在滕國
來源:中國國際墨學網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歷代許多志書記載了關于墨子與魯陽,墨子與魯陽公、墨子在山東滕州市活動的情況。
  一、 關于自魯趨而往,十日夜至郢
  《淮南子·修務訓》載:昔者楚欲攻宋,墨子聞而悼之。自魯趨,而十日十夜,足重繭而不休息,裂衣裳裹足,至于郢。見荊王。
  魯國距當時楚都郢城(今湖北江陵),按地圖之直線距離,也有兩三千里之遙。在當時落后的交通條件下,十日夜至郢是不可能的,何況又是步行。因而劉蔚華認為:如果理解從魯陽出發,出魯陽關,經方城或南陽,路程僅及魯國至郢的三分之一,倒是有可能的。故此,把魯都認為是魯國,是有點武斷了。
  二、 關于南游于楚
  方授楚在考證墨子故里時,也曾駁斥畢武之說,他說:按楚人之說,(魯陽當時屬楚)畢沅、武億均由誤解呂覽高注(即《呂氏春秋·慎大覽》高誘注),謂魯人即是楚之魯陽,而非魯衛之魯。考《貴義》篇稱:墨子南游于楚,若自楚之魯陽往,當云游郢,不當云游楚,……其非楚人可知。就以此認定,墨子不是魯陽人。筆者認為,這要從兩方面來考察。首先是魯陽地區的隸屬沿革。武億篡清嘉慶《魯山縣志》載:魯陽于周,為東都近畿地,春秋時屬鄭又屬楚。這就是說,魯陽原為東周的直屬地域,后又屬鄭,在其后又屬楚。原來并非楚地。而且魯陽又是魯陽文君的封地,是一個獨立王國,對楚來說有它很大的獨立性。其次,這時的墨子已不僅是個魯陽人了,而是一個以天下懷游走四方的學者,一個有嚴密組織的墨派巨子。經常來往于宋國、魯國、齊國、衛國、楚國等許多地方。魯陽雖為故里,但早已是個外鄉人了。說他南游于楚,不言南游與,也無不可。
  三、 關于北方賢圣人臣北方之鄙人也
  孫詒讓還根據《渚宮舊事》載魯陽文君說楚惠王曰:墨子北方賢圣人和《呂氏春秋·愛類》公輸般為云梯欲以攻宋,墨子聞之,自魯往見荊王曰:臣北方之鄙人也之句,認為墨子則非楚人明矣。(孫詒讓《墨子傳略》)
  他認為墨子既是魯陽人,自然是楚國人,既然他是楚國人,說他是北方賢圣人,而不說楚國賢圣人,那墨子就不是楚國人。
  筆者認為,這里說的北方,同南游于楚的含義一樣,因為墨子已名顯齊、魯、宋、衛諸國,不僅僅是魯陽的賢圣人了。又齊、魯、宋、衛等均國均居楚之北方,說他是北方賢圣人,才能顯示出墨子的聲望、地位和影響。而且北方這一概念,也完全包含了楚之北方,魯陽就在楚之北境,因而魯陽文君向楚王介紹墨子是北方賢圣人是十分確當的。如果說墨子不是楚國魯陽人,魯陽文君反而不能說北方。如晏子使楚的故事,楚王向大臣們介紹晏嬰說:晏嬰齊之善辭者也,齊在楚之東北方,他為何不言晏嬰是東北方善辭者呢?正因為晏子非楚國人。
  關于臣北方之鄙人也一語,過去一些人把鄙人理解為墨子自賤的謙詞,實際不然。古人把內地稱國,邊地稱鄙,這句話正是說墨子是楚國北方邊陲的人。當時魯陽正處于楚國北方邊境,此語也是十分確當的。如《左傳》鄭伯克段于鄢云: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貳于己和《墨子·魯問》:魯之南鄙人,有吳慮者,皆即此意。

上一篇:墨子在齊國
下一篇:沒有了
零点棋牌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