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說講學
來源:中國國際墨學網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墨子和孔子一樣,率領學生們周游列國,先后到過宋、齊、衛、楚、魯、魏等國,宣傳自己的政治主張并且付諸行動。周貞定王二十五年(公元前444年),二十五歲的墨子和徒弟一起南游講學,墨子說:我們這次去衛國,你們給我把書都帶上。

  徒弟們在馬車上裝了一些書,墨子看看說:太少了,要多裝一些。

  弟子旋唐子有些不悅地說:先生裝載這么多書,路途太勞累了,再說裝這么多書又有什么用呢?

  墨子說:過去周公每天早上要讀一百篇書,晚上還要接見七十個讀書人,所以他知識淵博,政績顯著。我上沒有治理國家的責任,下沒有耕種土地的任務,怎么敢不讀書呢?旋唐子不再言語。

  墨子和徒弟們奔走于楚國、越國、宋國等列國之間,一邊講學、宣傳他們的主張,同時一有空閑墨子就和弟子們探討問題。

  周考王二年(公元前439年),三十歲的墨子來到楚國,他們拜見了楚國的國君,墨子將自己的書贈送給了楚惠王,然后又讓人召集楚國的大夫們宣傳自己的主張。墨子講到人們若要實行兼愛,除了宗教的制裁,還需要政治的制裁。

  一個楚國的大夫問道:為什么人們竟然自愿選擇要有這樣的絕對權威來統治他們呢?

  墨子說:人們接受這樣的權威,并不是由于他們選中了它,而是由于他們無可選擇。在建立有組織的國家之前,人們生活在自然狀態之中。但是人們都各自有自己的想法,無人統領,后來必然天下大亂,所以天下要有才能的人立為天子。國君一開始也就是天下人設立的,是為了把他們從混亂拯救出來。

  楚國大夫說:照墨子的這個說法,國家和國君又都是通過天帝的意志設立的了?

  墨子說:一國之內,只能有一義存在,若別的義存在,人們很快就會返回到自然狀態,天下就會大亂,一無所有。現在天下到處打仗,一片混亂,就是因為不義的存在……”

  墨子在楚國講了一些時日,又來到了宋國。

  這年深秋的一天上午,墨子和弟子們在宋國的一個街市中心講完他們的仁義主張,穿過大街,正準備找個地方休息,天色忽然陰暗下來,接著就下起了小雨。墨子對徒弟們說:前面不遠就到客棧了,我們往前趕吧。

  雨水淋濕了衣服,墨子打了幾個噴嚏,覺得渾身有些發冷,到了客棧之后,墨子染上了風寒,便臥病在床。晚上,墨子忽然聽說弟子跌鼻來看他,便叫人傳了進來。跌鼻走進來,本來想問一些問題,看見墨子躺在床上,面色有些灰暗,十分納悶地說:先生平時告訴我們鬼神無所不知,行善事的人得好報,行惡事的人受懲罰。先生是天下有名的圣人,怎么也會得病呢?這是您的話不對,還是由于鬼神不知道?

  墨子說:不能得出這個結論。人得病原因很多,怎能和鬼神聯系在一起呢?人之所以得病,是因為有的人因為寒暑,還有的人因為勞苦。鬼神懲罰了病,而不是因為其它原因。

  墨子在宋國講完了學,重新回到了魯國。在到處奔走列國的幾年間,宣傳行義,興天下之利,除萬民之害,可是收效甚微。他深深感到單靠自己和幾個徒弟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他把徒弟們叫到跟前,說:現在要改變一些方法,我們幾個人的力量太小了,要讓更多的人加入到我們這個隊伍里來……”

  弟子旋唐子說:先生莫非要組織更多的人為義獻身?

  墨子點點頭:我現在三十歲了,我的主張仍然沒有廣泛地宣傳出去,很多人懷疑我們。現在我有了一個想法,就是要創建一個平民學校,培養更多的人,讓他們學成后廣泛宣傳我們的墨學主張。

  旋唐子說:先生的這個想法確實不錯。剛才我聽說,我們魯國南部有一個叫吳慮的人,冬天利陶,夏天耕作,但他自比堯舜。聽說他很有學問,也很有見識。

  墨子興奮地說道:我要去見見這個人。

  于是墨子帶著旋唐子來到了吳慮所在的村子。墨子在村人的指點下走進了一個干凈整潔的院落,他看到一個男人正在院落里劈柴。于是走向前來,施了一禮,說道:這位可是吳慮?我是墨翟。

  吳慮說:“你就是那個到處宣傳為義主張的墨翟?

  墨子點點頭。吳慮放下手里的斧頭,說:我知道貴在切實可行,你何必到處宣傳呢?墨子笑笑說:“你親自陶稼,分之于民,獲利太小,我宣傳義,可以救天下獲利巨大。怎能不去宣傳呢?

  吳慮說:你說的果真是事實嗎?

  墨子說:我有很多弟子,他們都在宣傳我的主張。現在我還要辦一所平民學校,讓更多的人進行宣傳,你說我的獲利會不會是巨大的呢?

  吳慮點點頭。墨子說:那你是不是愿意到這個平民學校里來,獲取更大的利呢?

  吳慮說:那好吧,墨子,我隨你去。

  秋天的九月,天空顯得格外高遠。墨子站在院內看著涌進院內的人,洋溢著濃濃的熱情,他不停地招呼徒弟為前來報名的人登記,并不時回答著那些人的問題。而在通往院子的小路上,不斷有人朝這走來,還有人在外面高聲喊著:墨子開辦學校了,大家都快來報名學習嘍!這樣墨子創辦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設有文、理、軍、工等科的綜合性平民學校,他要培養大批人才,讓自己的學說成為言盈天下的顯學。

  墨子自己講,也讓弟子們講。但是他知道僅靠說教是不行的,還必須有堅強的實力做后盾才能成功。于是,他組建了有綱領、有組織和嚴密紀律的墨家團體。其綱領是實現義,其領袖為巨子。墨子要求成員身穿粗布衣,腳登木屐子,以苦為樂;不僅要有知識和專業技能,多數成員還要接受軍事訓練,并隨時準備打仗,為義獻身。這就組成了中國最早的民間武裝團體。

  墨子的學校紅紅火火地開辦起來,武裝團體也制定了相應的制度進行約束,一切都納入了正常的軌道。

  幾個月之后,已是百花盛開的春天,墨子躊躇滿志,他決定帶領弟子再到各國游說。這天墨子讓弟子召集一些人,準備好上路所帶的東西。

  墨子的弟子魏越和幾個人打理好一切,然后看著墨子說:先生見到各國之君說什么呢?墨子答道:每到一國必須選擇那些急需的事先講。國家混亂則語之尚賢、尚同;國家貧窮則語之節用、節葬;國家喜好聲樂沉迷于酒色則語之非樂、非命;國家淫僻無禮則語之尊天事鬼;國家搶奪侵凌則語之兼愛非攻。

  墨子帶領徒弟四處奔走,上說諸侯,下教民眾,見到眾人就說給他們聽。晚上睡的席子可以不保暖,但都堅守信念,以自苦為樂,以吃苦為高尚,往北游齊,往西游說衛國、鄭國,往南游說宋、蔡、楚、越等國。

  隨著墨子學生的增多以及在社會上影響的增大,逐漸形成了以墨子為領袖的有著嚴密組織、共同執行一定的政治任務的學術社團。

上一篇:非儒立墨
下一篇:游說列國
零点棋牌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