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墨子研究
來源:中國國際墨學網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3日
 

國際上對墨學的研究

 《墨子》最早流傳到日本、朝鮮,爾后是歐洲,最后是北美。就墨學的研究而言,日本學者的著述較多,歐美著述較少。
    一、墨學在日本
    中國傳統文化,主要是儒學,對日本文化產生了重大影響。《墨子》約在隋唐時期傳入日本,研究者固不如研究儒、佛之眾,影響也不如儒、佛之盛。然自二次世界大戰以后,日本學者除熱衷于西洋新思想的介紹外,也致力于東方傳統學說的整理和發揚。在此背景下,日本學者研究墨學,始由從前的主要注重于章句訓詁,發展到全方位探究墨家思想。
    (一)《墨子》流傳和著譯的一般情況
    《墨子》在日本最早的中文手抄本(殘卷),就目前所知,是原存在宮內省的卷子本,B288其祖本應是中國唐代的《墨子》刻本。而保存最完整的早期中文《墨子》刻本,則為宮內省保存的中國明刻道藏本。而《墨子》一書在日本最早的刻本,是秋山儀(公元1689—1763年)的校刻本,該書依據明代萬歷辛巳茅坤校書坊刻本,于日本寶歷七年(公元1757年)刻成。
    其后,著重于考證、訓詁、譯解的《墨子》著作有20余種,主要有:太田方《墨子考要》(1788年);荻原大麓《墨子考》(1796年);吉田皇敦《真本墨子考》(1798年);戶崎允明《墨子考》(1810年);諸葛琴臺《墨子箋》(1810年);谷立憲 《墨子全書注》(1846年);罔本保孝《墨子考》(1878年);牧野謙次郎《墨子國字解》(1911年);野村岳陽《現代語釋墨子》(1921年)。最新的《墨子》譯本有山田琢于1975年出版的《墨子新譯》和長澤規矩也于1977年出版的《和刻墨子全書》。
    注重于《墨子》義理評論、研究的著作約有20余種,代表作有:小川言成《墨子講議》(1882年);佐滕晉《墨子樞義》(1892年);高漱武次郎《楊墨哲學》(1902年);西田長右衛門《新觀墨子》(1931年);原富男《墨子講話》(1936年);大冢伴鹿《墨子之研究》(1943年);渡邊卓《墨家思想》(1967年)。
    關于《墨子》研究的論文,從1890年到1990年的一百多年間,大致發表各類論文120篇,然而研究墨子“十論”者多,研討《墨經》者甚少。
    (二)主要著作和基本觀點述要
    1牧野謙次郎,被美藉華人、著名墨學研究家李紹山昆博士稱為日本的孫詒讓,B2891911年出版他的著作《墨子國字解》。此書集訓釋、翻譯、研究于一體,分上下兩冊,凡1000余頁。在該書上冊,分八章序說以下問題:〈儒墨為周秦諸子二大統宗〉,〈墨子以前及當時之中國社會〉,〈墨子的事跡〉,〈墨子學說之由來及其各篇之要旨〉,〈墨學傳授之弟子后學及其對社會之影響〉、〈墨學衰廢之原由及近代中國學界對墨學之研究〉,〈墨學對諸學派之批評〉,以及〈有關研究墨子之資料及書籍〉等。對《墨子》原文的注釋,分為“大意”、“通釋”、“解義”三部分,又在正文旁加日文注音,其體例堪稱完備。
    2松本雅明,為日本現代的墨學研究者,他于六十年代發表《墨家與尚書》一文,多有創見,補正了我國學者的許多觀點。近年來我國大陸出土的一些商周文物,證實了他的某些觀點。B290
    3赤土冢   忠,五十年代撰寫《關于墨子的天志——墨子的思想體系之復元》,就天志的起源以及天志在墨子思想體系中的作用作了廣泛探討,認為墨子把天志當作他全部思想的靈魂,構造起一個體系,但墨子所講的天與上帝是有不同內涵的,墨子的上帝也不是西方基督教的上帝。他還認為墨子“以天志作為宗教肯定論,以非命為宗教否定論”,其內在體系上存有不可克服的矛盾。B291
    高田淳在《研究》雜志上連續發表《墨經思想》長文,不僅引用了幾十年前梁啟超、胡適的專著,而且還引述了五十年代出版的譚戒甫、高亨的新著,試圖說明《墨經》上下篇之間的發展關系,闡述了《墨經》的特征。
    渡邊卓是發表墨學論文最多的一位日本漢學家。1957年他發表了《墨家的兵技巧書》,反駁了朱希祖的墨子〈備城門〉以下20多篇系漢人偽書的說法;1962年發表了《墨學論篇之著作年代——有關十論二十三篇部分》,補充和糾正了俞曲園“十論出于墨家三派”的簡單論斷,進而證明了“十論二十三篇乃墨家于兩百年內經過四個階段的活動而寫成的著作。”B2921964年,他又發表《墨家的守御城邑》一文,將《備城門》以下各篇作了深入的比較研究,指出墨家在不同時期的不同活動,以及他們活動的不同范圍。
    吉川哲夫(美籍日人)認為,日本武士道的經典《葉隱》,其說多與墨子精神相雷同,武士道與墨家思想關系密切。B293
    二、 墨學在韓國
    1 關于墨學在韓國的傳播
    (1) 墨學傳來時期
    韓國與中國同屬世界之東方,地理相連,文脈相同。在中國產生與流行的思想,幾乎都很快地傳播到韓國。因而,墨學也一定很早就傳播到韓國,這是考察墨學在韓國傳播與發展的大前提。
    眾所周知,儒學大約在公元前4世紀已經對韓國社會起了功能性的作用,B294這個時期正是中國的戰國時期,儒墨俱為當時顯學;因此我們有理由做這樣的假定,可能墨學與儒學同時,或近乎同時傳入韓國。墨學的平民思想有可能是阻礙其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因為韓國當時的文化知識基本上掌握在貴族手中,這些貴族是當時文化傳播的主要媒介,他們絕對不會情愿讓這種思想傳播到平民手里。另外,《墨經》作為墨家自身學習的經典,文體獨特,文字簡約,外人很難懂得其微言大義也是阻礙其傳播的因素。后來,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政策阻礙了墨學在中國的發展,也一定阻礙了墨學在韓國的發展。以上只是從邏輯上推斷墨學傳入韓國的時間,若要確定這一時間,仍需學者進一步作調查研究。
    (2)墨學對古代韓國社會的影響
    從三國時代到高麗時代,韓國學術界的學風發生了變化,由儒、佛兩家并行轉變為儒、佛、道教的三足鼎立。即使在這種比較自由的環境中,仍然無法發現墨學的痕跡。到了朝鮮時代,儒學被置于顯赫的地位,尤其是宋明理學。李珥(號栗谷,1536——1584)在給明使臣黃洪憲的《克己復禮說》中寫道:“小邦之人所見孤陋,只守程朱之說,更無他道理可以敷衍,雖欲不落窠臼,不可得也。”這一句是陽明學向韓國傳播之時,李珥嘆息而闡述了陽明學不能興盛于韓國學術界的原因。參照其原文能看出在朝鮮時期由于國內外的刺激和關心增加了解讀其他學派的欲望,但這僅僅是一廂情愿而已。墨學在這種情況之下,要想登入文化的廟堂是不可能的,但是墨學還是對一些學者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朝鮮時代,據李珥《圣學輯要》記載:“安民者,為之興利除害,使樂其生之謂也。”李珥認為,“興利除害”乃實現“安民”的方法。這里“興利除害”正與墨子在《兼愛下》、《明鬼下》等篇中的“興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的說法相同。我們還可以發現李珥的改革社會現實思想當中有一些部分與墨子思想很接近。對此,需要繼續研究和對其做出準確的評價。
    另外,朝鮮時代著名的實學家丁若鏞(號茶山,1762——1836)的哲學思想也有許多是和墨子相似的,他的科技思想、軍事思想也與墨子相似。他批判儒學的某些觀點,似乎是墨子思想的再現。丁若鏞是否讀過《墨子》,目前還沒有證據,但是,他很可能受到了墨子思想的影響。
    墨學思想在古代韓國的影響只是散見于各處,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現代韓國。現在,程朱之學或儒學在韓國仍然占據統治地位,韓國的墨學就是在這種困境下發展的。李云九、樸文鉉、尹武學等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績。
    2當代韓國的墨學研究
    (1)李云九對墨學研究的貢獻
    現任韓國成均館大學教授,曾任該校附設大東文化研究院院長的李云九先生,生于1933年,韓國忠南全道人。他用很長時間研究中國傳統文化中的諸子百家思想,在韓國已成為這方面的專家。他引導墨學研究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① 李云九的主要著作及論文
      李云九先生的代表性著作有:《中國的批判思想》,驪江出版社1978年出版;《墨家哲學研究》,成均館大學和大東文化研究院,1995年出版。他關于墨學的研究主要有《墨子的戰爭哲學批判》、《墨家的技術特點和科學意識》、《墨子經濟思想的當代意義》等篇。
    《中國的批判思想》以中國思想中的批判社會現實意識為其主要內容。本書分為11篇和兩部
    附錄,其中他用了很多的篇幅來介紹墨家的批判儀式。在本書《序》中作者寫到:“在學問的世界,沒有圣域。任何名分不能桎梏批判的自由。只有懷疑和批判,并通過進行討論,才能夠保障發展。”即沒有批判,社會就不能發展,批判意識是社會發展的原動力。從此出發,李云九先生高度評價了墨家對中國先秦社會、經濟、政治、其他學派等的批判意識。
    《墨家哲學研究》是對墨家研究成果的綜合。此書是他與弟子尹武學合作的,在韓國,這是第一本介紹墨學思想整個體系的學術著作。在《序》中,他說:“與其說個人的研究(對墨學的研究),不如說需要廣大學者的關心。”每一個傳統思想都具有其長處和短處,因此研究傳統文化之時,從發揚傳統文化的共同立場出發,重新對待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的精神財產,需要放棄偏見,積極關心以前所未注意的思想,這才是對傳統文化的真正態度。
    ② 李云九關于墨學研究的主要特征
    從李云九先生的著作與論文來分析其貢獻與特征,可以看出,李云九對墨家的研究可以說是現代韓國第一人,這種開創性的作用是無可代替的。他與尹武學合著的《墨家哲學研究》,系統地介紹了墨家思想的各個方面,從總體上分析和研究了墨家思想。韓國的墨學研究歷史,幾乎是一片空白,在這種困境下,李云九對墨家思想發掘,整理,著書立說,奠定了墨學現代研究的基礎。這項工作,使得今后墨家研究的深入、細致成為可能。
    另外,他注重墨學在未來世界里的作用。墨學是一門古老的學問。這種思想,在今日社會和未來世界有什么影響呢?李云九先生認為,批判意識是社會發展的原動力,而墨學的批判反映在政治、哲學、科技、軍事等諸多領域。這種針砭時弊的做法雖有一定的時代背景,但就其通用性而言,今日社會不就是對昨天的批判而發展的嗎?由此,我們可以推斷,未來世界也是批判現實世界而發展的,墨學一定會對未來世界產生作用,這種作用不是具體的針對某一事物或現象,而是針對整個世界。李云九先生對于墨學在未來世界的作用闡發詳盡透徹,具有深刻的預見能力。
    一部韓國思想史,也就是儒教思想的發展史。正因為如此,李云九先生對墨學的研究是極為可貴的。他對墨學的研究成果,可以說是現代韓國研究墨學的開始,也是今后研究墨學的基礎。
    (2)樸文鉉與尹武學的墨學研究
    ①樸文鉉對墨家經世思想的研究
    繼李云九先生之后,樸文鉉先生將韓國墨學的研究推向了深的層次。樸文鉉畢業于釜山大學哲學系,后于東國大學研究生院取得了博士學位(1989年)。他的博士論文的題目就是《墨子的經世思想研究》。后來他與李俊寧先生合譯《墨子》一書。該書對于韓國學者了解《墨子》大有裨益。
    樸文鉉先生的《墨子的經世思想的研究》,在韓國首次以墨子思想研究而獲博士學位,意義不凡。此論文的內容是關于墨子的經世思想。樸先生認為,墨子的經世思想就是墨子為消除階級矛盾與國家戰爭而闡發的救世學說,尚賢、尚同、兼愛、非攻、節用、節葬、天志、明鬼、非樂、非命十大條目就是此學說的具體展開,墨子最終要達到實現和平共處的大同世界的目的。墨子的這些經世思想,就構成政治、經濟、國際關系、教育等理論的體系化,這都是在天鬼觀的基礎上,追求大同世界。 從此出發,樸先生得出結論,認為墨子的經世思想的現代價值在于它的平等精神、勤儉精神、和平精神等三個方面。
    在韓國的樸先生第一次將《墨子》原典完整的翻譯成漢文。在他之前,也有人嘗試過,他們并非研究墨學的專家,而是漢文學家,翻譯的效果并不理想。B295可惜,樸先生的《墨子》一書未翻譯《墨經》。原因在于,中國學術界對于《墨經》的現代漢語翻譯還有許多分歧,樸先生若從事《墨經》的翻譯也會碰到類似問題。
    此外,樸先生還發表了多篇有關墨學的論文,其中《墨子與丁若鏞思想的相通性》一篇,介紹了墨子和丁若鏞在天鬼、非命、社會、政治思想等方面的溝通部分。此論文為墨學在韓國的影響提供了一個例證。
    ②尹武學關于墨家邏輯的研究
    如果說,李云九與樸文鉉先生研究墨學方向集中于墨家的哲學部分,那么尹武學研究墨學的方向則重點在墨家的邏輯思想。他1992年在韓國成均館大學取得了博士學位,其論文題目就
    是《墨家名學之研究》。不少韓國學者認為,中國沒有發展除西方那樣的邏輯學。在這種情況之下,他仍然完成了有關中國邏輯方面的博士學位論文,其核心內容是關于墨家的邏輯思想。
    以此篇博士學位論文為主體,尹先生與其師李云九先生合著了《墨家哲學研究》一書。在此書中,尹先生深刻地闡述了他對墨家邏輯的見解。1997年他參加了第三屆墨學國際研討會。在會上,他發表了《墨家的古今之辯》一文。此論文對墨家邏輯思想的深刻理解,引起了墨學專家們的注目。這是韓國學者對墨學研究的重大成果之一。
    尹武學先生在《墨家名學之研究》中詳細地分析了中國邏輯的產生背景、墨家在中國邏輯史上的重要位置等等。尤其是他深刻揭示了前期墨家的邏輯范疇與后期墨家《墨經》中的邏輯范疇的相互關系。他認為,前后期墨家在邏輯上并未斷裂,而是前后貫通的,前后之間是繼承和發展的關系,而不是分離的。
    《墨家的古今之辯》一文,是尹武學先生進行墨家思想研究的另一個成果。此論文提出了《墨子》通篇所見的三表法中的先王觀或古今之辯,與儒、道等其他學派不同。墨家的先王觀是體現“兼相愛、交相利”理念的理想型,所以不可能只停留在尚古主義上,這在《墨經》中更加具體化。“無行相勝說”是批判循環史觀的典型例子。由此,他進一步認為,墨家在“述古作今”的基礎上肯定古今變化而表現出較為先進的歷史觀。
    (3)其他學者有關墨學的研究
    從普及墨學方面來說,非墨學專家關心和研究墨學,是令人鼓舞的事情。韓國西江大學的鄭仁在先生于1992年參加了首屆墨學國際研討會,并發表了《墨子的和平思想》一文。此文認
    為,墨子的“非攻兼愛”思想不但為了防止個人之間的斗爭,而且是為了制止國際間的戰爭。墨子不但在人類歷史上最早提出了和平理論,而且最早進行了和平活動的實踐。
    李海英先生在1986年東洋哲學研究會主編的《東洋哲學研究.第七集》上發表了《墨家的批判意識》。他在1989年韓國成均館大學取得了博士學位,其題目是《先秦組織的批判意識之研究》,本文分為五章,他在第四章中專門介紹了墨家的批判意識。他對墨子的研究成果,也是后學的主要參考書之一。
    奇世春先生曾經編纂了《天下莫非親人》、《我們為什么選擇墨子》等書。并且他也參加了第二屆墨學國際研討會,發表了《墨子與主體思想的對話》一文。
    另外,在韓國一些年輕學者對墨學的研究論文也日益增加。車仁愛先生1983年畢業與韓國西
    江大學研究生院,其碩士論文為《比較墨子與論語之鬼神觀》。李相欣先生與1987年取得了韓國忠北大學的碩士學位,畢業論文為《先秦儒家、墨家思想之比較研究》。在李云九先生的指導下,李完杓先生于1989年成均館大學碩士畢業,其論文題目為《墨子的利害觀研究》。
    此外,一些韓國學生去中國研究墨學。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博士研究生黃晟圭,在導師孫中原的鼓勵和幫助下,撰寫了《孔墨人本學探微》、《中國邏輯在韓國》、《墨子人本思想研究》、《墨子軍事思想及其現代意義》等。在專著方面有《聽聽墨子怎么說》出版。
    韓國墨學研究的學者不斷增加,其研究水平也在繼續提高,而且他們研究的方法較新。
    可以預見,在現在的基礎上不斷前進,墨學在韓國的前景是非常廣闊的,墨學給予未來韓國社會的影響將一定是深刻的。
    三、墨學在歐洲
      歐洲人研讀《墨子》,始于清朝中后期來華傳教的英國圣公會牧師理雅格(James Legge 1815—1897)。理雅格在香港傳教幾十年。他認為要使中國人歸化上帝,首先要了解中國的本位文化,所以他下大功夫翻譯和解釋儒家經典,其中一些譯著涉及到墨學。他在早期作品《中國人的天道與鬼神觀》中,介紹了墨子的“天志”和“明鬼”思想。在《中國經典》第二卷《孟子》譯文前,用30多頁篇幅討論楊墨學說,并選譯《兼愛》三篇附后。他詳細地闡述了基督博愛的道理,并用來比附墨子的“兼愛”學說,并斷定“我以為真正存在的兼愛和博愛,都會帶給上帝的光榮,而又促進世界的和平。”B296
      十九世紀末,歐洲人所發表的墨學論文,大多從傳教士的立場出發,討論《墨子》書中的宗教問題,如艾肯斯(Toseph Edkins)在英國皇家亞洲學會中國分會會刊發表《墨翟之人格及其作品的評介》,哈培爾(Andrew Happer)撰寫《中國典籍中的上帝是否即圣經中的耶和華》,以及達昧夫人(Mme.Alexander Darid)著《墨子哲學與互惠主義》,差不多都是把墨子“天志”、“明鬼”與西方的基督教教義進行對比研究,肯定二者有許多共同之處。
      進入二十世紀后,歐洲學者才擺脫傳教士的立場,而專從學術觀點看待《墨子》。二十年代德國漢學家福爾克(Alfred Torke)費十多年精力,依孫治讓《墨子間詁》原本,把《墨子》全書譯成德文,從而為西方掀起研究墨學的風氣創造了條件。三十年代,德國著名詩人、戲劇家布萊希特(1898—1956)著成《墨子成語錄》,起到了普及作用。五十年代以來,英國漢學家李約瑟博士(Doc.Toseph Needham)分次出版了巨著《中國科學技術史》,共七冊,其中第二冊第11卷,他專門討論了墨家的宗教實證論和科學方法論;第四冊第26卷,他詳細介紹評論了墨家的測量學、力學、光學等知識,影響很大。
      20世紀上半期,歐洲學者發表的墨子研究論文還有:享利.馬斯波羅的《墨子倫理學譯注》(巴黎,《董報》,1927年8月);H.威廉姆斯的《墨子——中國的異教徒》(濟南,1927年);克利弗德.席姆普森的《墨子與宿命論》(巴黎,《中國實錄》,1931年10月);威倫斯.韋斯特伍德的《墨子著作中的宗教因素》(巴黎,《中國實錄》,1931年9月);韋爾伯.H.龍的《墨子——宣揚兼愛的中國古代哲學家》(北平,1934年8月)。80年代,當代著名歷史學家、哲學家,英國的湯因比和日本的池田大作在關于墨子的對話中,給墨子思想以高度評價。湯因比認為,把普遍的愛作為義務的墨子學說,對現代世界來說,更是恰當的主張,因為現代世界在技術上已經統一起來,但在感情方面還沒有統一起來。只有普遍的愛,才是人類拯救自己的唯一希望。”池田大作也認為,“我認為墨子的愛,比孔子的愛更為現代人所需要”。B297
      四、墨學在美洲
      《墨子》在美洲被人注意,只是近80年的事。對墨學較有貢獻者,首推留美華人或美籍中國學者,其次就是美國人的研究。
    1960年,美國學者顧立雅(H.G.Greed)發表《孔子及中國之道》,在文中曾提到墨子40多次。1963年,華成(Burton Watson)出版了他選譯的《墨子》,只譯其中11篇。1967年,卜德(Derk Bodde)發表《中國哲學中的調和與沖突》,論及墨子的兼愛思想。60年代后期,威廉士(Eleuthere Winance)在《國際哲學季刊》上發表《被遺忘了的中國思想家——墨子》,較全面地介紹了墨子思想。
      1919年,胡適在美留學期間用英文寫成博士論文《中國古代邏輯方法之發展》,對《墨經》進行了深入研究,給予《墨經》和《墨經》的作者以高度評價,打破了西方學術界關于中國自古無邏輯體系的錯誤觀點,影響深遠。
      1929年,留美學人梅貽寶選譯《墨子》中36篇文章,冠以《墨子的道德政治作品》書名出版。此書保存了中國語風和《墨子》原書的特色,有較好影響。1934年,梅貽寶出版了專著《墨子:孔子的冤家》,詳細介紹了墨子的生平和學說,在第四章著重闡述了墨子的方法論。
      1965年,天主教神父周幼偉出版了《墨子倫理哲學》一書;同年成中英在《東西哲學季刊》上發表《中國古典邏輯》新探,主要討論了《墨經》中的邏輯問題。1967年,周策縱發表《墨家起源新說》,就墨家起源問題,提出了與傳統提法不同的新觀點。
      近三十年來,在美國研究墨子最有成就的是旅美中國學者李紹山昆教授。李氏原籍湖南,現為美國賓州愛丁堡大學教授,其著作有:《墨子:偉大的教育家》,原為英文,1985年譯成中文在國內出版,共七章。1990年,李氏在臺北出版《墨學十講》,該書是作者1989年6月在南開大學的講稿。作者認為〈親士〉等七篇屬于墨子早期作品,〈墨經〉作者是墨子,〈備城門〉以下諸篇是墨子的晚期作品。全書各章將墨學與西方哲學及馬克思主義相比較。此外,李氏還著有《墨子研究》、《墨子的教育心理學》等書,以及發表的墨學論文幾十篇。


上一篇:中國墨子學會
零点棋牌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