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程子辯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程繁是一個兼學儒學與墨家學者
程繁問墨子說:“先生曾經說過:‘圣王不作音樂。’以前的諸侯治國太勞累了,就以聽鐘鼓之樂的方式進行休息;士大夫工作太累了,就以聽竽瑟之樂的方式進行休息;農夫春天耕種、夏天除草、秋天收獲、冬天貯藏, 也要借聽瓦盆土缶之樂的方式休息,現在先生說:‘圣王不作音樂。’這好 比馬套上車后就不再卸下,弓拉開后不再放松,這恐怕不是有血氣的人所能 做到的吧!”
墨子說:“以前堯舜只有茅草蓋的屋子,所謂禮樂不過如此。后來湯把桀放逐到大水,統一天下,自立為王,事成功立,沒有大的后患,于是就承 襲先王之樂而自作新樂,取各為《護》,又修《九招》之樂。周武王戰勝殷 朝,殺死紂王,統一天下,自立為王,沒有了大的后患,于是襲先王之樂而 自作新樂,取名為《騶虞》。周成王治理天下不如武王;周武王治理天下不 如成湯;成湯治理天下不如堯舜。所以音樂逾繁雜的國王,他的治績就逾少。 由此看來,音樂不是用來治理天下的。”
程繁說:“先生說:‘圣王沒有音樂。’但這些就是音樂,怎么能說圣 王沒有音樂呢?”
墨子說:“圣王的教令:凡是太盛的東西就減損它。飲食 于人有利,若因知道饑而吃的就算是智慧,也就無所謂智慧了。現在圣王雖 然有樂,但卻很少,這也等于沒有音樂。”
 
墨子對程子說:“儒家的學說足以喪亡天下的有四種。儒家認為天不明 察,認為鬼神不神明。天、鬼神不高興,這足以喪亡天下了。又加上厚葬久 喪:做幾層的套棺,制很多的衣服、被子,送葬就象搬家一樣,哭泣三年, 人扶才能起來,拄了拐杖才能行走,耳朵不聽外事,眼睛不見外物,這足以 喪亡天下了。又加以弦歌、擊鼓、舞蹈,以聲樂之事作為常習,這足以喪亡 天下了。同時又認為有命,說貧困、富裕、長壽、夭折、治亂安危有一個定 數,不可增減變化。統治天下的人實行他們的學說,一定就不從事政治了; 被統治的人實行他們的學說,一定就不從事事務了,這足以喪亡天下。”
程 子說:“太過分了!先生詆毀儒家。”
墨子說:“假如儒家本來沒有這四種 學說,而我卻說有,這就是詆毀了。現在儒家本來就有這四種學說,而我說 了出來,這就不是詆毀了,是就我所知告訴你罷了。”程子沒有告辭退了出 來。
墨子說:“回來!”
程子返了回來,又坐下了,他再告訴墨子說:“從 前,先生您的言論有可以聽的地方。先生象這樣談論,還不是詆毀禹,連桀 紂也都不詆毀了。”
墨子說:“不是這樣。能用常習的言詞作回答,又切合 事理,可見他的敏達。對方嚴詞相辯,我也一定嚴詞應敵,對方緩言相讓, 我也一定緩言以對。如果平時應酬的言詞,一定要求切合事理,那就象舉著 車轅去敲擊蛾子一樣了。”
墨子與程子辯論,稱贊孔子。程子問:“您一向攻擊儒家的學說,為什么又稱贊孔子呢?”
墨子答道:“孔子也有合理而不可改變的地方。現在鳥 有熱旱之患就向高處飛,魚有熱旱之患則向水下游,遇到這種情況,即使禹、 湯為它們謀劃,也一定不能改變。鳥、魚可說是夠無知的了,禹、湯有時還 要因循習俗。難道我還不能有稱贊孔子的地方嗎?”
墨子一生堅持對事不對人,真正做到了“不以言度人”。

上一篇:行若狗豬
零点棋牌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