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經》對《莊子》有何影響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來源: 墨子百問 作者:陸建華
崔大華先生同意《墨經》成書較晚,可能是在戰國晚期荀子
之時這一看法。崔先生在其《莊學研究》(人民出版社,年
月第版)中,探討《莊子》與《墨經》關系時,便認為《
經》里的時空、變化、認知的觀念或命題有承襲《莊子》的明顯
跡象。我們認為《墨經》的《經》上下系墨子自著,它影響了在
墨子之后的莊子;《墨經》的《經說》上下系墨子后學所作,它影
響了莊子后學。概言之,《墨經》影響了《莊子》。因為《莊子
天下》所云《墨經》就是《經》上下,《經說》上下是墨家后學在
莊子之時、之后爭辯《經》上下的作品;《莊子》內篇屬莊子自著,
《莊子》外、雜篇屬莊子后學的作品。
《經上》解釋時空觀念曰“:久,彌異時也;宇,彌異所也”。
定義“久”為不同時間的總和,定義“宇”為不同處所的總和。
《經說上》作經驗的、感性的例證,謂“久”包括古、今、旦、暮
等所有時間,“宇”包括東、西、南、北等所有處所《莊子》繼
承《墨經》這一解釋,將其抽象為:“有實而無乎處者,宇也;有
長而無本剽者,宙也(”《庚桑楚》)。即是說“,宙”指無始無終
的時間,“宇”指沒有止境的空間,“宙”和“宇”都是無限的存
在。
《經》上解釋變化觀念曰“:化,征易也”,定義化”為物種
的變化。《莊子》內篇發揮這一觀點曰“:萬化而未始有極(”《大
宗師》),進一步認為物質變化無止無境,沒有窮盡。《經說上》舉
例說“:化,若蛙為鶉”“;蛙,鼠,化也”即青蛙化為鵪鶉,或
青蛙化為鼠。《莊子》外篇仿照《經說上》也舉例說:“胡蝶胥也
化而為蟲,..其名為鴝掇,鴝掇千日為鳥(,《至樂即胡蝶
化為鴝掇,鴝掇又化為鳥
《經上》化分認識為感性認識(“知”)和理性認識(“”)
兩種形式,并認為感性認識源于感官與外物的接觸:“知,接也;
,明也”。《經說上》對此作具體解說“:知:知也者,以其知過
物而能貌之,若見也者,以其知論物,而知之:也著,若
明。”《莊子》沿襲《墨經》的上述理解曰“:知者,接也;知者,
謨也。(”《庚桑楚》)
不過,《墨經》雖然在時空、變化和認識觀念方面影晌《莊
子》,《莊子》在其他方面也批評《墨經》。例如,《墨經》參與名
辯思潮,批判辯無勝”的觀點,肯定是非曲直的客觀性:“謂
‘辯無勝,必不當,說在辯(《經下》)“;辯,爭彼也;辯勝,當
也(”《經上》)。《莊子》擁護“辯無勝”的說法,在《齊物論》
采用相對主義否定爭辯的客觀標準,否定是非的客觀存在。

零点棋牌官网是多少